前言

我的前二十六年,生活在贫穷落后,专制集权的中国;后来来了美国,生活工作,一晃又过了三十五年。在自由民主的世界里待久了,对专制独裁,就生出了近乎本能的反感。 不过有时候,回过头来问自己,如果当年没来美国,而是在中国改革开放的大潮里打拼,到现在会怎样?会持有什么样的社会人文理念?现在的我和那个留在中国的我,如果遇上了,我能为他做些什么?想来想去,我能做的,也就是讲中国美国,讲我在防火墙外读到的近代中国历史,讲现代文明的故事,希望能帮他多了解什么是真实的中国近代史,什么是真实的美国,什么是现代文明。

不过讲中国美国,讲现代文明,话可就长了。如此这般,就有了这本书。全书一共十五章。前三章,从人性开始,写科学兴起前人类社会的产生发展,讲旧文明社会的组织架构意识形态;第四章到第六章,写近代中国的事,三民主义,列宁主义,改革开放;第七章到第十四章,讲现代文明的理论实践,社会理念,组织运作,历史演变。最后一章,第十五章,总结新旧文明过去一百多年生死搏斗的历程,批判中国人自大仇外的民族主义。

书虽然不短,想讲的道理,其实不长。现代文明,德先生赛先生。德先生是民主 (Democracy),赛先生是科学 (Science),源头是赛先生。科学技术的进步给日常人类生活带来的好处,有目共睹。 所以今天反对科学,不要赛先生的人,有也不多。然而对德先生,大家就因地因人而异,仁者见仁智者见智了。

没有德先生,也可以有赛先生。经济文化相对落后的国家地区,在开明的独裁者的主持下,社会生产力可以有快速的进步发展。但是独裁集权的政治体制,不容许自由思想,不尊重私有产权。自由思想,是科学创新的源头,是赛先生的魂;没有自由思想,科学进步自主创新,就成了空话。私有产权,是每个人为自己同时也为社会创造财富的动因;不尊重私有产权,就没有了社会大众对经济活动积极主动的参与,社会生产力,就不可能有自主可持续的发展。没有自由民主的政治制度,赛先生就没有自主生长繁荣的土壤,永远都只是舶来品

不幸这样的道理,在现在的中国,大多数人既不明白,也不认同。近代中国,从鸦片战争林则徐算起,大清朝的洋务运动,孙中山的三民主义,邓小平的改革开放,习近平的制度自信,一以贯之,只要赛先生,不要德先生。用邓小平的话,中国坚决不搞三权分立那一套。不搞那一套,要搞哪一套? 一百几十年,万变不离其宗,来来回回折腾,还是专制集权的老一套。这其间最不通最恶劣的是毛泽东,宁要社会主义的草,不要资本主义的苗。 他焚书坑儒治中国,连赛先生都不要。

人类旧文明几千年,少数人征服奴役多数人。少数人是统治阶级,多数人是被统治阶级。旧文明的智慧,从根本上,是统治者的智慧,是人斗人,人征服人控制人的智慧。维护旧文明的社会体制,一靠压二靠骗。压用刀,用枪杆子;骗用统一的思想,用民族主义,用笔杆子。

现代文明的智慧,是人倚仗现代科学征服改造大自然的全新的智慧。旧文明几千年,人类所有改天换地的努力实践,都化成了神话传说里悲惨失败的故事。究其根本,是因为人类没有找到征服自然切实可行的方法。几千年的文明史,人类的聪明才智,都被用在人征服人奴役人的事业上。大禹的事业,从治水征服自然开始,到治人征服人结束,他也就成了古代中国父位子续的传承制度的创始人。

走出了中世纪的欧洲,有了现代科学,人类于是有了一条征服自然正确可行的途径。随后的几百年,人类征服自然,就无往而不胜了。不过要保证科学技术的进步发展,旧文明人征服人人奴役人的社会制度,过时不能用。所以欧洲人另起炉灶,发明了自由民主的社会制度。今天的西方社会,人还是跟人斗,但是主流的社会智慧,已经从人征服人,转移到了人征服自然的事业上。

旧文明社会组织的根本特征,一是阶梯式金字塔型的组织架构,二是劳心劳力的社会分工。劳心者的群体,由上而下,一层压一层,把生存物资的社会生产,劳力者的群体,压在社会金字塔的最底层。经济是金字

塔的基础,是经济基础,社会的组织管理意识形态是上层,是上层建筑。上层建筑压迫经济基础,劳心者管理劳力者。劳心的是统治阶级,劳力的是被统治阶级,统治阶级压迫剥削奴役被统治阶级。

现代文明的社会组织,截然不同。现代社会抛弃了阶梯式金字塔型的总体架构,把维护市场社会秩序的政治体系,和负责社会生产的经济体系,作了明确的切割分离。所有的社会组织单元,被归入了公众领域 (Public Sector) 和私营领域 (Private Sector) 。公众领域是政治体系,私营领域是经济体系,两者之间,用的是互相依靠,相互支撑的人字型架构。经济体系中,自由市场钱做主;政治体系中,分权制衡直接选举,选票做主。政治体系不再凌驾于经济体系之上,社会组织自然而然也就没有了统治和被统治的阶级划分。

旧文明的思维逻辑,是谁拳头大谁老大的逻辑;现代文明的思维逻辑,是买卖自由的商人的逻辑。旧文明社会,受推崇的事业,是开疆拓土,征服奴役平天下的帝王们的事业;被追捧的,是征服人的英雄;战争,是令人心醉的浪漫,征服者的胜利,是无上的荣耀。现代社会,受推崇的事业,是航天登月,是让普通人的生活丰富多彩,让人类知识,从已知向未知推进的科学事业;被追捧的,是征服自然的英雄,是成功的商人,是娱乐体育明星;战争,是惨烈的人间悲剧;发动人征服人的战争的,都是疯子恶魔。

现代文明的社会制度,随着科学的兴起,在 1689 年英国的光荣革命中诞生,在与旧文明的生死搏斗中演变成长,到现在三百三十四年。这其间战乱频发,殖民主义帝国主义,野蛮血腥。自由民主的西方世界,直到二战结束,才算是摆脱了旧文明人征服人,人奴役人的思维禁锢,全体放弃了掠夺征服的思维实践,和平发展,合作共赢。现代文明,在濒临绝境的经济大萧条中,在人类史无前例的自相残杀的炼狱里,得到了凤凰涅槃般的重生。

上世纪一百年,新旧文明社会制度生死存亡的较量,有过大打出手的世界大战,也有过历时数十年和平竞争的冷战,最终苏联崩溃,自由民主的社会制度,取得了压倒性的胜利。当然历史的演变,不可能是一条直线,今天又来了普京习近平。不过比起上世纪新旧文明的生死搏斗,这两位只能算是余波了。

现代科学现代文明,是欧洲人的创造,也是全人类共有的财富。现代文明的故事,是自有生民以来,人世间最波澜壮阔,璀璨辉煌的故事。三百几十年,从以织布机蒸汽机为标志的工业革命,到机械化电气化;从遗传学生物科技引发的农业革命,到人造卫星登月航天;从计算机的发明到今天的互联网人工智能;科学技术的发展进步,日新月异;全人类的物质生活水平,以前人无法想象的速度,飞速提升。

集权独裁的社会制度,与科学和社会生产力的原创发展格格不入。停留在旧文明思想逻辑之中的自大仇外、万国来朝、世界第一的强国梦,是抱残守缺的一厢情愿,是虚幻的水中月,镜中花。现代文明自由民主的社会制度,是旧文明专制集权的社会制度的敌人;以美国为代表的民主世界,是所有逆历史潮流而动的独夫民贼的死敌。但是,美国过去不是,现在不是,将来也不会是中华民族,全体中国人的敌人。